zZ菌

后几P是丑的不能看但不发不甘心的细节图,这样显得我图多-v-

~凯莉最近很喜欢玩丹尼尔明令禁止的高空抛“物”,反正都不会摔死,幸运的话还能欣赏到一些不常见的表情

~金:“格~~~瑞~~~~”

~格瑞尽管你一脸冷淡但是身后的加速线暴露了你!

~紫堂幻:“呜呜……小斯巴达……“

~小斯巴达:”三天两头这样都习惯了。“

~被遗忘的烈斩:”我有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金的帽子:”Me too!“

边画边吐嘈

~凯莉大佬您的头发到底是啥颜色啊!!

~金的眼睛,嗯,天蓝色,(好不容易找到天蓝色),咦?金是闭着眼的!!(把天蓝色丢回去),啊,紫堂的卫衣也是天蓝色的啊啊啊

~好想在格瑞屁股上点高光好想在格瑞屁股上点高光好想在格瑞屁股上点高光……

这人是话痨,不用理她- -b

看完《大护法》光速涂了一张  

啊啊啊这两只都是萌物啊,好喜欢他们的相处模式o(* ̄︶ ̄*)o

一直好奇嘉德罗斯造不造自己的年龄比别人小很多2333

狛枝与兔子与洗澡

狛枝与兔子与洗澡

现在狛枝家里出现很尴尬的一幕:狛枝带着友善而且闪闪发光的微笑,端着一个粉嫩嫩的塑料盆(买洗衣粉赠送),盆里还飘着一只表情很是纠结的小黄鸭。某兔子的表情和小黄鸭有异曲同工之妙。尽管苗木是白色的,我们仍能看到它脸上因恐惧而出现的黑线。

“苗木君,你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呢,一定占了很多灰尘和雨水,不洗澡怎么行?”狛枝端着水盆一步一步的逼近,蓬松的头发也一晃一晃的。

白色海藻怪……苗木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一边寻找逃跑路线。

并不是苗木不爱干净,只是之前住在森林里的时候,被朋友朝日奈硬拉去小溪里游泳,结果……幸好被会游泳的猫雾切及时拉了上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顺便一提,神经大条的朝日奈在游出去几百米后才发现苗木没有跟上来。。。

于是后来苗木便一直和仓鼠十神一起在沙子中洗澡了,十神虽然每次都会露出嫌弃的表情,但每次苗木乐颠颠地找他洗澡他都不会拒绝。

啊,找到狛枝君的死角了——沙发底下!这是只有我才能涉足的领地啊!苗木开心地想,于是它想也不想地冲进了沙发下面,结果……

咚!

“呜啊,苗木君你没事吧?”

那个,我觉得一般人不会把洗衣机放在客厅的沙发旁……苗木用耳朵揉着自己的头,还好毛比较厚,没有撞的很惨。

“抓到你了。”狛枝用手轻轻一捞,便把小巧的兔子抓在手中。

救命啊!!!!!看着越来越近的水,苗木忍不住尖叫。

“啊呀,不要淘气啊,希望可都是干干净净闪闪发光的呢,苗木君可要成为完美的希望哦。”狛枝愉快地笑着。

苗木觉得这个狛枝有点恐怖。兔子的本能让它拼命挣扎起来。

“扑通!”

“啊……手滑了。”

我觉得你是故意的……(来自在水中疯狂挣扎的苗木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狛枝稍微欣赏了一下苗木在不到15厘米深的水中挣扎的样子,把它捞了出来。

。。。

“……那个,请问您是哪位?”狛枝说。

此时的苗木因为全身湿透原本蓬松的绒毛变成一缕一缕湿答答的贴在身上,从一个蓬松的毛球变成了一个,呃,骨感(?)的兔子。

我知道我的形象变化有些大,但你也不至于认不出我了吧……苗木默默埋怨。

然后它开始疯狂甩毛。

狛枝呆呆地看着苗木的毛一点一点蓬松起来的样子,他太专注了,连甩在自己头上的水都没有注意。

“呜啊,原来是苗木君,没想到毛的形态对兔子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啊,真是充满希望的不可思议呢……”狛枝还没感叹完,突然发现兔子的表情不太对,它一脸“你谁啊”的表情。

原来狛枝蓬松的海藻头因为沾了水而搭了下来,成滴的水顺着发尾流到他的衣服中去。

那个,你是,狛枝君……吧?苗木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狛枝。

狛枝觉得他好像读懂了苗木的眼神,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点了点头。

苗木觉得原来发型对一个人类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啊……

 

总之就是两只蓬松系动物沾了水后就不认识彼此了的忧桑故事……

 


狛枝与兔子与名字

狛枝与兔子与名字

 

结果这次出门变成了给兔子购物了呢。狛枝一只手费力地拎着一大包兔子的食物和玩具以及一把伞(果然刚买好了伞雨就停了……),另一只手用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极其温柔的力度抱着兔子。本来是想买个笼子,可是兔子看向笼子的眼神透露出畏惧,狛枝便快速绕过了笼子区直奔食物区了。

话说我本来出门是想干什么来着?狛枝皱起眉头,努力想着。

兔子以为狛枝不开心,轻轻一跃到狛枝肩上,用耳朵蹭了蹭他的脸颊。

毛乎乎软绵绵的触感让狛枝的大脑瞬间清空,他禁不住用手拍了拍兔子的头,兔子温顺的趴在他肩上,眯着眼睛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狛枝莫名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酥酥麻麻的。他不知道这种感觉称为“被萌到了”。

 

“啊,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狛枝凪斗,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呢?”回家后,狛枝把兔子放在书桌上,一本正经地问。

一般人是不会认真地询问一只兔子的名字的,因为他们知道兔子是不没有办法把名字(如果它们有的话)告诉人类的,可狛枝显然不是一般人,但是兔子也不是一般的兔子。它歪了歪头,从旁边的书架上扒拉出一本旧杂志,还被尘土呛得打了个喷嚏。

狛枝默默地看着兔子费力地把杂志拖了过来。虽然很想帮忙,但兔子努力的样子让人不忍心打断呢,狛枝这样想。

兔子用耳朵指了指杂志封面上的大树的树干,想了想,又指了指大树旁边的小树苗。

“嗯……这样猜谜好难啊……你叫,树苗?”

兔子疯狂甩头。

“大……小……树之类的?”

兔子觉得自己的头甩的有点晕,便用耳朵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叉号。

“哈哈,果然幸运什么的就是垃圾的才能呢,连一只兔子的名字都猜不到。”狛枝露出一个苦笑。

兔子急得团团转,它用爪子和耳朵翻开了杂志,一个大大的“诚”字映入眼帘,是一篇文章的标题,兔子开心地蹦跶了一下,绕到杂志后边,把杂志推向狛枝。

“诚……你叫诚,对吗?”

狛枝的声音低低的,兔子觉得好像有羽毛拂过了自己的心脏,它兴奋地抖了抖短短的尾巴。

“那么你的姓是,……苗……苗木?”

这次苗木觉得点头点得有些晕。

“苗木诚……吗?真是充满希望的名字呢……”狛枝觉得只是念着这个名字就能让人想到很多美好的东西,春天的嫩草,刚刚发芽的柳树……不过那些东西都不如此刻这只名为“苗木诚”的兔子美好。

狛枝用手轻轻抚摸着有些疲倦的苗木,苗木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用耳朵蹭着狛枝的手。

狛枝……凪斗……你的名字有点奇怪,不过也很好听。苗木这样想。





狛枝与兔子与初遇

狛枝与兔子与初遇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

说是蒙蒙细雨什么的其实有点不太恰当。雨丝很细,比牛毛还细,像一把兔子的绒毛,软绵绵的,但特别密集,仅仅是出门几秒钟衣服便会潮湿,睫毛上也会凝聚起小水珠。

更不用说像狛枝这样在外边走了很久的人了。

“啊啊,还觉得这雨很小不用拿伞呢,结果现在都要湿透了。”狛枝看看旁边的便利店,想着要不要进去买把伞。

“嗯……以我的运气,买完伞这雨也就停了吧……而且像我这种渣滓,感冒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呢……”狛枝带上了兜帽,似乎想把自己缩在这件绿色的大衣中。

后来狛枝想着那天兔毛般的雨也许是某种预兆也不一定。

突然,一阵大风刮过,狛枝刚刚带上的兜帽被无情地吹下,细细的雨丝在空中跳起了热舞,还一个劲地往狛枝眼睛里钻,狛枝不得不用手挡住了眼睛。

“啊啊啊啊啊————”

咦,是幻听吗?我好想听见了谁的尖叫。

“咚!”

狛枝感到气管处传来了难以言喻的窒息感,就像有一次花村开玩笑时扯住他的帽子然后整个人玩起了荡秋千,啊,那大概是狛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吧……

“咳咳……”

拼命扯住了自己的领子,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几步,终于稳住了身形。狛枝扶助了旁边的数,断断续续地喘息了一会,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嗯……在街上走着然后一只兔子从天而降恰好掉到兜帽里的概率是多大?

狛枝将兔子从兜帽里抱出来后想。

这是一只很小的兔子,刚好能躺在狛枝张开的手里。它颈边有一圈绒毛,微微颤动着,似乎被摔得很惨。

“……喂?”狛枝轻轻抖抖手。

“哈气!”兔子打了喷嚏,极其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看见狛枝后似乎立刻清醒,两只垂着的耳朵“刷”一下立起来,那耳朵似乎比身体还长。

狛枝惊讶的发现这只兔子的眼睛是绿色的!但不同于自己眼睛发灰的绿色,兔子的瞳色像是春天的小草和嫩柳,亮闪闪的,充满了……

希望。

狛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怎么会把如此崇高的词汇用在一只卑微的兔子上?

兔子被他盯得有点不自在,转过身去,把一朵小小的圆圆的尾巴对着他,想了想,又用超长的耳朵把尾巴遮住了。

“噗。”狛枝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又愣了愣,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单纯的,只是因为觉得开心而笑了。

“呐,你要不要跟我回家?”狛枝脱口而出。

兔子猛地转身,因为惯性又多转了90度,好不容易将脸对准了狛枝,它奋力的向上伸着脖子,眼里迸射出开心的光芒。

这让狛枝把“还是算了吧,和我呆在一起的话你会死掉的”这句话吞了回去。

兔子突然奋力一跳,在狛枝脸颊落下了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狛枝决定去买把雨伞了,不然自己生病了的话谁来照顾这只兔子?

咦,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

狛枝摸摸似乎还残留着温度的脸颊,看着害羞的缩成一团的兔子,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嗯……好像被一只兔子调戏了呢。

 

突如其来的脑洞,狛枝和兔子苗木。

购入了板子,练习ing……

1p是参考某大触的黑白稿画的,2p是豪放的草稿。

3p是想做狛苗的罚ゲーム 然而以我的速度大概需要一年呵呵哒

4p是第一张板绘板毁,很有纪念意义就搬上来了表嫌弃QAQ

似乎和狛苗不太相关但我就是要打狛苗tag

虽然万圣节过去好久了,还是忍不住发出来了QAQ
2p苗木君的服装设定

万圣节的二三事

据说衣服是朝日奈设计的,雾切本来不太赞成,可是当苗木君穿上后,她就带着蜜汁红晕沉默了……

苗木本来想去吓唬日向君,却被神座的超高校级的天然贞子才能的发动给吓晕了orz

日向想伪装一下自己于是把南瓜头戴在了头上,可是所有人都认出了他。

其实是他的呆毛把南瓜头戳破了233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告诉他,日向君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认出来

因为失血过多而躺在医务室里的狛枝:万圣节什么的真是死吧拉稀呐……

时间不够画的很草表打我_(:з」∠)_

狛枝教你正确的减肥方法(雾)






#来自我体检的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