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枝周末

轰出和……鱼? 
     /⌒ヽ
⊂二二二( ^ω^)二⊃
     |    /  
      ( ヽノ
      ノ>ノ
  三  レレ

#雨天小故事#
下雨天,狛枝和苗木更配哦(´-ω-`)

啊啊啊雏田真是又可爱又厉害又坚强……(此处省略一万字赞美)


小李啊啊明明是个西瓜头明明是个浓眉为什么这么帅啊岂可休

(某火影追到50集的补番党)

终于抽到了一个三阶,是光(。ò ∀ ó。)

文曲星出招太炫啦٩(๑^o^๑)۶

就是想画画这个梗(/ω\)
梗源《大叔的爱》

临摹了花子君,他特别好(´∀`)

摸个鱼证明我站这对儿,恶趣味恶魔×天真小狼犬真的超萌啊啊啊

第五人格*凹凸世界设定

求生者:雷狮
外在特质
雷神之锤:监管者若在一定范围内,雷狮可使用可自动瞄准的雷神之锤使监管者麻痹5秒。若求生者安迷修也在此范围内,则优先攻击安迷修,使其麻痹10秒。每场战斗只能使用一次。
幸灾乐祸:安迷修被绑上狂欢之椅时,雷狮由于高兴破译密码速度提升60%。
苍天饶过谁:安迷修死亡雷狮的身影可被监管者看见50秒,且板窗交互速度下降20%。
塑料海盗团:与卡米尔距离20米以内时破译速度提升20%,与帕洛斯距离20米以内时破译速度降低30%。

求生者:安迷修
外在人格
骑士道:场上有女性角色被绑时安迷修破译开门速度降低100%,移动救人治疗速度提升30%。把人救出后移动速度降低50%
傲娇:救助治疗雷狮时速度降低50%
不受欢迎:与女性角色共同破译时,安迷修破译速度提升50%,其它女性角色破译速度降低30%
监视:开局感知雷狮位置30秒

胆小鬼冒险家



胆小鬼冒险家

——库特 弗兰克的自述

 

我出生于一个冒险者家族,而我是家族之耻,因为我胆子出奇的小。

在冒险家考核第44次失败后,我被怒气冲冲的父亲赶出了家门,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活。

我过得并不狼狈,多亏了我那严苛的父亲的魔鬼训练,冒险家的本能深深刻印在我的灵魂之中。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地方,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岛屿。我教会了岛民们现代工具的制作方法,作为回报,岛上的大祭司送给我了一本神奇的书,它可以让我变成巴掌那么大。这真是棒极了!对于胆小的我来说这个道具真是再合适不过,变小了往草丛里一蹲,谁也发现不了我。

又过了几个月,我收到了一份邀请函,说是要请我参加一场游戏。我被承诺的奖金打动了。说实话,虽然我有丰富的冒险家知识,但我不敢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也根本赚不到什么钱。我扯了扯膝盖上的破洞,下定决心接受了邀请。毕竟,这只是游戏,不是吗?

我犯了大错。

这不是游戏,这是地狱!

第一场比赛我还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厂长敲昏了头,然后被绑上了椅子。我吓坏了,连挣扎都不记得。

后来我看见一个橙色制服的帅气女空军直直的冲了过来,看见了厂长,她一个侧滑,同时掏出了枪打中了它。

她救了我。

被解开的同时我打开了书,强忍着晕眩感蹲在旁边的草丛里,迷迷糊糊的似乎要晕过去。

一声巨响让我瞬间清醒——那个空军,那个救我的空军被打中了。

我……我得去救她。

这样想着,我慢慢的挪了过去。

过程顺利异常,我成功的到了狂欢之椅的背面,我听到了空军奋力挣扎的声音,还有厂长得意的笑声。

可是我怕了。

要救她我必须恢复原来的大小,那必然会暴露在厂长视线中,我会受伤,再一次受伤,然后会被抓起来,然后,或许我会死。

不不不不不不我不要死,我没有必要救她,我们非亲非故,她刚才确实救了我,但那是她身为军人的职责,我没必要用生命报答她,更何况,哪怕我冲了出去,我也不见得能成功救走她,我……我……

说到底,我就是害怕。

我瘫坐在地上。

空军还在挣扎,只是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过了多久呢,一分钟,一小时,一个世纪?

知道最后她也没有放弃挣扎,直到最后她都相信在她背后的我会去救她。

可我没有,我害怕。

……

后来我通过了很多很多比赛,多到我都不记得了。秘诀就是,不要想着救人,冷静地,冷漠地破译密码,破译完就变小走人,机械的,沉默的。

然后我迎来了我的第44次比赛。

44这个数字让我很不舒服,之前冒险者考试也是44次。

我遇见了一个熟人。是一个娇弱的医生,之前碰见过她几次,她医术高超,包扎手法纯熟利落,是个不错的队友。

她也看见了我,紧张的冲我笑了笑。

游戏进行的很顺利,对我而言。两个队友死去了,还剩一台密码机未破译,正是我手上这台,而破译进度已经超过了90%。

然而意外发生了,凭借我超常的听力,我知道医生拖着受伤的身体跑过来了,小丑紧跟在她身后。

切,倒霉。

打开书,变小,进草丛,蹲下。

熟练的让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医生被绑在了对面的椅子上,小丑在她周围来回走动。

唉,只能换个密码机了。

我准备离开。

医生在拼命挣扎,她细瘦的胳膊上布满了红痕。

她看见我了,我们的视线相碰。

她居然笑了,笑的如释重负,仿佛在说,我知道你会来,你来了,我很开心。

我突然移不动脚步了。如果当时空军看见我,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我的身体开始不听我指挥了,它丢掉了书,从旁边的木箱里找到了一把枪。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我的第一次游戏极其相似,只不过我成了空军,医生成了我。

我救下了医生,然后看见她飞速破译了最后一台密码机,头也不回的超逃生大门跑去。我拖着受伤地腿蹭到了绿色栅栏门后,捡起了我刚才丢掉的书。

然而已经没用了,气急败坏的小丑已经看到了我。

其实这样结束了也不错,我安慰自己,谁能想到那个胆小的冒险家能做出这么勇敢的事呢,父亲知道了说不定会惊掉下巴,嘻嘻,真想看看他的表情。

啊,脸上为什么湿漉漉的?是泪,我哭了么?

听到小丑的脚步越来越响,我的泪水流的也越来越凶。

我徒劳地攥着我的书。

我果然还是害怕的,我想。

怕极了,我不想死。

小丑到我身后了。

我害怕。

小丑抓住我了。

我害怕。

小丑把我放在椅子上了。

我……